Memories.
一緒に
 

你怎麼這麼好呢。
這麼好這麼好這麼好。

從巡迴到蛋巡
從大阪到名古屋再接著年末到東京
最近說的越來越多的就是喜歡你真好
真的呢
能這樣喜歡著以及去見你真好

晚上見🎀

❤️

刹那的失频:

Chareyal:

发在这里好像更容易找一些←
是一个小小的渣翻,myojo2月号山凉万言书,看到的提到阿七的地方都翻了一下。最后提到阿七那里简直……啊……我的やまちね……(;´༎ຶД༎ຶ`)

これからも一緒に歩いて行こうね。

大好き
大好き
大好き
大好きだよ❤️

成長真不可思議
喜歡你真不可思議

因為我們家的小傢伙非常努力著,所以還沒看(忍國)的人也請務必去觀看。

😊😊😊

素直に会いたいって言えばいいのにねー
ねぇー♡

期待新髮色
期待約飯
期待期待期待

-

這麼好這麼可愛的你,喜歡你的人都知道💗

總有天,當很久很久以後的那一天精緻的容顏也已被歲月撫過了痕跡,眉眼畫上了絲絲紋路,皮膚笑容多上了點歲月感時,我想,我還是會在某些時候懷念起當年的如風少年。

但不怕呀,始終在心裡都還是如初見般的少年。

想起一起老去這詞這歌。
走過青春伴過成長磨礪了時光笑談歲月,這樣。
這樣,從現在想來好像真的還很遠很遠⋯⋯
遠到還無法想像到那樣的將來,
但如果也能一起走到那天、

你們依然還是我心中的少年。

裱框💗💗💗💗💗💗💗💗💗

《山田凉介 万言书》

❤️

Mori元🍓:

【比起自己一个人快乐,想让大家都能快乐】


——对山田君来说,Hey!Say!JUMP是什么?


嗯…说真的,被问到“是什么”,很难回答。我觉得是支柱,容身之处…是我的人生。




——那么,我会从以前的事情开始提问,最早的记忆是?


1岁吧!?在平躺的父亲肚子上,脸颊被ペチペチ的。只有我一个是男孩子,父亲非常开心,好像是想把我养育成强大的男人。




——有姐姐和妹妹对吧?


是的,现在关系非常好,但是包括我在内,我们都很有血性,所以小学的时候经常吵。




——曾经是足球少年吧?


小学低年级的时候,进了当地的俱乐部。学校的朋友是队长。“今天有一个小型比赛,来玩嘛”,朋友有些兴奋地邀请了我。我参加之后觉得很好玩。




——然后就进了俱乐部?


玩足球,要买球,钉鞋等等,不是会花很多钱吗。我们家并不是很富裕,所以觉得父母可能不会让我玩。但是跟母亲说了之后,母亲说“那是你的梦想吧?”




——J联盟举行的Jr.青年选拔,合格了对吧?


虽然说出来不太好,但是我并不是因为想要入选才被选上的。那个时候,队长邀上我,4个人组成了队伍参加选拔。很明显我是最差那个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只有我合格了。 




——很厉害呢。


但是,从那以后很受欺负。当地的足球队不传球给我,在学校也被欺负了。嘛,我都会以牙还牙就是了。(笑)




——Jr.青年呢?


那里有一个孩子我很讨厌。虽然后来说上话,关系慢慢变好了。




——为什么讨厌那孩子呢?


他球踢得很好。但是,不会传球给别人,自己一个人玩。很任性的家伙。足球不是个人竞技,是团体竞技呀。所以,该说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。是自己被周围的人认同重要呢,还是队伍赢得比赛重要。是一个人快乐,还是大家一起快乐呢。我的话,绝对是想大家一起快乐的。




【我是追加合格的人,我讨厌自己跟附带的似的】


——那么,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参加杰尼斯甄选入选的经过是怎样的呢?


母亲和姐姐擅自把我的简历寄去了(事务所)。我当时完全不了解艺能界。虽然因为母亲当时喜欢KinKi Kids,我也有跟着去看过KinKi的演唱会。




——觉得演唱会怎么样?


很帅呢。刚好薮君跟光君也有出演,我就想“那么小的孩子也很努力呢,真厉害”。




——然后,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,简历就被送到了事务所。 


突然跟我说,“今天有甄选。”“诶?”




——不想去吗?


不想去。因为很不好意思啊。但是,妈妈说会给我买世界杯的限定徽章,我就去了(笑)。




——候选者三千人。薮君、光君出演的Ya-Ya-Yah的公开甄选是吧?


是的,有很多次审查。有一次审查没有我,我想着应该是落选了吧。但是之后又复活了。




——然后,就合格了。


但是,我是追加合格的,所以总觉得很讨厌,自己像是附带的。




【背负着一些人的梦想似乎也不坏】


——Jr.时期的课程,很辛苦吧?


在一大群人中,我是最后一排最边的那个。上课的地方有很多镜子,但是因为我的位置实在太后了,根本看不到镜子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跳得怎么样。可能是因为在家里提到了这件事,父亲就给我买了一个大镜子,我就常常在家练舞了。家人看到我的舞蹈后,会说“那边还有一些问题”。好怀念啊。




——得不到称赞的日子在重复着对吧。


我花了两年时间才拿到麦。同期的Jr.先拿到了麦,我就在后面伴舞。觉得非常不甘心。聚光灯会照着拿麦的人,但是却照不到我。虽然只有一点点距离,我却觉得我永远到不了那里。




——很不甘心吧。


说实话,花了两年终于做到了,身边也有人比我更早拿麦的,但是比我更辛苦的人也有很多。所以(即使用了两年)也并没有什么可以拿来说的。不过,对我来说,真的是很长,这两年真的很长。




——没有想过放弃吗?


有过好几次。有一段时间我甚至在想,“并不是有实力就可以的”。被社长看中的运气也是必须的。  




——很难吧。


社长曾经对我说“比起你,那个孩子更棒”。我当时想“我完了”。




——是靠着什么力量渡过这样的逆境的呢?


别人说讨厌我,反而激励了我。“就算你这么说我,我还是可能成为让你在意的存在”。嘛,走着瞧吧。太豁出去反而失败,这种事也发生了好几次。




——真的很讨厌输呢。


嗯,还有大概就是,不想让父母难过吧。看到我辛苦的样子,父母也有对我说过放弃也没关系。但是我想他们内心绝对希望我能坚持下去的。“背负着别人的梦想也不坏嘛”。并不只是因为父母给我买镜子,既然家人这么支持我,那么,我想试着努力到底。




——那时候的梦想是什么呢?


出道。组团出道。所以,虽然当时还是看不到舞蹈课室的镜子的存在,但是一点一点来也没关系,想分开前面的人墙,往前冲。




【感觉到了极限,越不过裕翔这道墙】


——那时,中岛君对你来说,是怎么的存在呢?


在Jr.中,有种“谁也超越不了裕翔”的氛围。但是,我会在内心悄悄想“我来超越中岛”(笑)。




——原来如此。


但是,我也有感觉到极限,越不过裕翔这道墙。好几次也想着要不就放弃吧。每天都被怒骂,即使跳错的人是裕翔,被骂的人也是我。但是,一旦说出“刚才那是…”,我的站位马上就会向旁边移动一位。所以,我也只能说“对不起”了。很没用吧,明明有想说的话,但是为了自保却说不出口,我很没用吧?不能说回去的男人,不能原谅退缩的自己。




——在泷&翼的演唱会上,你曾经作为中岛君的代役出场吧。


嗯,虽然是代替裕翔出场的,但并不是center,在同期里是最边上的。虽然也有不甘心,但这绝对是个机会。是在演唱会的2天前决定由我代役的,我必须记住24首曲子的舞蹈。当时拜托了Jr.里的前辈教我。 




——很艰难吧。


但是,我想的是肯定会有人在看。在《泷泽演舞城》里,我等着出场的时候,突然大仓(忠义)君对我说“你,是山田君吧?舞跳得很不错呢”。“诶?”既然站得这么旁边,也能记住我的名字吗?当时我非常开心。从那时起,跟我说话的前辈变得多了起来。只要拼尽全力去做,总有一天会有人看到。




——是呀。


舞台剧《One!》的时候也是,突然让我做裕翔的代役,我想是泷泽君指名我的。虽然并没有直接跟我说,但我想是不是之前注意到了我所以选了我呢。所以,我也非常感谢泷泽君。




——有多突然呢?


一天不是有两场演出吗,就在这两场演出中间(笑)。只有几个小时,舞步,台词要全部记住。总算是完成了之后,社长从观众席飞快地跑过来,称赞我说,“真厉害啊,You!!”




——那一年,也参演了“侦探学园Q”对吧。


在某演唱会期间叫了我去面试。我想说是什么事呢,发现是甄选。最近才听说的,天草流这个角色本来似乎已经定了是裕翔了。但是有人提了我的名字,对方说,那,就见见吧。




——在Jr.里位置一步步提高,很开心吧?


但是,还不够,还不够的感觉很强烈。我没有满足过,一次也没有。我和裕翔被选为《青春Amigo》的伴舞。然后,就在音乐节目里为手越君伴舞时,裕翔穿红色,我穿了蓝色的服装。那个时候,第一次觉得“我终于追上了”。从那以后,就变得非常在意裕翔。只是并排已经不能满足了,我想超越。




——曾经还这么想了啊。


但是,怎么说呢,有点难表达,但是我很快乐。




——快乐?


明显比自己强的对手,以这样的对手为目标这种感觉(很快乐)。正因为有了刺激自己的人在,我才能变强。




【我想像中的组合,不是这样的】


——2007年,Hey!Say!7结成的时候,你是怎么想的呢?


开心。家人也非常为我开心。




——“侦探学园Q”变成了连续剧,很忙吧?


那阵子,真不是玩笑。




——那么,Hey!Say!JUMP结成的时候呢?


在横浜竞技场举行Jr.的演唱会时,秘密把我们叫过来,让我们练习一首新曲。我在想,这是怎么回事?直觉很好的人已经察觉到了。但我是直觉不好的那种人(笑),所以完全没察觉到这是要出道。然后被社长叫过去,社长说“你们要出道了”。在白板上写下了Hey!Say!JUMP。




——梦想实现的瞬间,是什么感觉?


这是整蛊吧(笑)。“开玩笑的吧”。为什么在这么多人里面,选上我了呢?在那个瞬间,虽然开心,但是也很迷惑。因为,当时去看KinKi演唱会时,演出的薮君和光君也在哦。跟那两位一起,“真的假的!?” 




——第二张单曲《Dreams come true》时,你和高木君两人一起成了Center对吧?


听到“Center”的瞬间,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虽然我是想着有一天要超越裕翔,却又总想着怎么可能超越得了。雄也因为《极道鲜师》一下子冲了出来,所以只有这次吧,我和雄也两个人做center,这样解释我就能能接受了。但是,从那之后我就固定成center了。从那以后,我和裕翔的关系也崩坏了。真的搞不清楚。从没想像过的事情发生了,我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跟裕翔相处。




——JUMP的演唱会也是,一开始的时候,欢呼声的大小有很大差别吧。


虽然欢呼很大我很开心,老实说。但是,我对member也有感到难受,有违和感。“唉?为什么,为什么,为什么,停下来吧,欢呼”。感觉像是瞬间醒了过来。




——怎么回事?


我明明并不是以这样的事情为目标的,实际上梦想实现了但是却不太对。我想像中的组合,并不是这样的。




——跟小时候的足球队差不多的感觉?


也许有相像。我希望组团,是因为想大家一起朝着同一个目标,迈着同样的步幅,以同样的心情前进。并不是想只有自己一个人快乐。想变成一个所有人都快乐的组合。




【别人能做到的事情,我也能做到】


——2008年,一共出演了4部电视剧呢。 


 有这么多吗?




——比其他member更忙,有感觉到孤独吗?


有。但是没有沉浸在里面。“为什么只有我呢”但是,现在明白,其他member也有想过“为什么只有那家伙”,大概,想得最多的是裕翔吧。




——在忙碌中,第二年上了高中,高中生活觉得怎么样?


很开心。但是,果然,因为工作的重压,也有过精神不安定的时候。高二的时候,国语老师瞬间就能看出我的不安定,即使在上课,也会说“你过来一下”,让同学自习,把我带到图书馆。听我说了很多,老师说“这也是上课的一种方式”。 




——在“Summary 2011”里,JUMP做了座长是吧。


初日结束,谢幕时我说了“谢谢”的瞬间,脖子抬不起来了,然后直接去了医院,医生说“住院吧”。似乎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负担都太重了,谢幕的瞬间精神放松了下来的关系吧。觉得,我还不够专业啊。但是,JUMP是座长,前辈们也是一样,不管遇到什么事,都能闯过。第二天开始,让trainer在背地里跟着,并且冰敷,总算是过了这难关。




——为什么,能做到这种程度?


因为有人很享受我们的舞台。




——这是支柱?


是的。我是这么想的。重要的不是才能,是决心。做得到,做不到是谁决定的呢。如果我们努力的事情,有人为之高兴,我们是为别人达成的。这不是很棒的事情吗。极限?才能?这些话不是一切。有人在期待着,只要想到这个,比起做得到,做不到,最重要的是先要去做对吧。不能在做之前就放弃的话,不能变成这么差劲的人。




——原来如此。


在演《金田一少年事件簿》的时候,我再一次这么认为。拍摄行程非常紧,台词还很长。要一口气看29页剧本。“很辛苦吧,在历代金田一里这次的台词也是最长的”,一位一直跟金田一剧组的工作人员对我说。




——“金田一”的台词是出了名的长呢。


嗯,但是,那位工作人员又小声地说“可是大家也都是这么过来了”。那句话又点着了我,“如果大家都做到了的话,我只要练习也能做到”。就像是,如果知念能做到空中飞人,我只要练习也能做到。大概,做不到吧(笑)。但是,做得到,做不到,不是这样的。如果做了,失败了,那就找出失败的原因,改善,再挑战一次就好了。不管要试几次,在做到之前一直挑战就好了。




——这样的想法,我觉得很棒。


并不是自信满满啦(笑)。我并不是生来就有特别的才能的人,身高啊,圆脸啊,我自卑的地方也是有很多的。但是,我想,如果别人能做到,我可能要花很多时间,但是自己也一定做得到。




——能这么相信,很强呢。


嗯…虽然不太想提到这个,曾有一个患了重病不得不进入无菌室里的孩子写信给我说“从JUMP和山田君那里获得了元气”。我很担心她,但是后来有一天再次收到来自那孩子的信说“我出院啦”。我真的很惊讶。我没办法亲眼看到。但是,我,我们能给不知道在哪里的谁带来元气的话,完全不挑战就认输,我做不到。




【我的身体里好像有什么炸开了】


——出道初,有说过对组合感到违和感对吧?


现在完全不觉得了。 




——什么时候才觉得不违和呢?


最近的事情了,主要是因为“Johnny's World”。




——发生什么事了吗?


在排练的同时,也在拍金田一。大家聊到主题曲应该是JUMP来唱,都很期待。金田一是一部有历史的作品,主题曲也一定会受到关注。我认为“Johnny's World”是JUMP决胜负的舞台,“我们的浪潮要来了”“太好了,就是现在了”,大家在聊着的时候,却…




——决定要由一个人来唱《金田一》的主题曲?


进行“Johnny's World”练习的时候,我一个人被叫了出去,对我说“这次的主题曲由你一个人来唱”,我的眼前一片黑暗,话都说不出来了。但是,时间上已经来不及做出变更了。而且,在同一时间,别的成员已经聚集在乐屋里,被告知了这件事。




——member很受打击吧?


然后,我回来排练后,他们都很开朗地面对我。他们似乎以为我还不知道已经决定了要由我一个人唱。我知道大家有多期待能唱这次的主题曲。但是,还是温柔地跟我相处,我很难过。一看到member的脸,我的身体好像有什么炸开了。我不行了,就像是非常小心翼翼,非常慎重的积累的东西,一下子全被破坏了。就像是抽走了堆积木游戏里最重要的一根。




——好像有什么断了。


私下也发生了很多事,时间上都搅在一起了,应该感觉什么,优先什么,已经完全不知道了。我去见了经纪人。“现在已经定下的工作全都完成之后,请让我辞职,我已经撑不下去了”。




——离开这个世界啊。


对。




——但是,曾经想过要超越(别人)的吧,不觉得solo是捷径吗?


不要,不要把大家扔在一边。我很喜欢大家。一路走来,不管多辛苦,多难过,我相信这都是为了JUMP。但是,越努力,越发现,结果上我还是伤害了大家…




——所以,要离开。


对member说不出口。solo出道的事情,一开始只跟雄也、大酱商量了。然后,他们说“以这次solo为契机,打开大大的风口。让风吹进来吧”。我给JUMP全员群邮件,“对不起,我想试试一个人做”。然后,大家回道,“我理解,加油!”而且,第一个回信的是裕翔呢。我本来以为裕翔会是最不甘心的人,比起我,他真的很成熟。总觉得,自己很丢脸。




——离开的事情就作罢了吧。


果然还是无法背叛。我想起了出道时,大家的约定。“大家一起闪出最亮的火花吧”。现在还没能达成。即使只有一瞬,背叛了大家,真是愚蠢的想法呢。明明是一生的伙伴。本来我除了这里,就什么都不剩了,完全没有去处。(笑)




【大家一直互相支持着走过来了】


——Hey!Say!JUMP是你的人生吧。


真的,从最初开始,大家一直互相支持着走过来了。圭人因为资历不足,一开始真的什么都做不好。比现在更爱哭(笑)。结成初,在圭人不在场的情况下,大家一起谈了话。“我相信那家伙从现在开始会努力赶上我们的,现在我们就先配合他吧”。圭人比人要努力一倍,现在也一样努力着。吉他,英语,他也有了自己的武器。他本人现在也还说“我还不行”。但是,从好的角度看,我认为这是圭人的优点。如果完美地全部克服了,那就不是圭人了(笑)。继续追求,才像圭人。




——原来如此。


还有,我solo的时候,跟大酱、雄也商量了,他们真的考虑到了组合,考虑到了大家。是绝对不可或缺的存在。知念的存在也很重要。我曾经觉得天才是不存在的,但是原来存在(笑)。让我气愤的是,我练习走钢丝的时候,那家伙一次就成功了,而且,还淡定的看着member,“我做到了哦”。看到那表情,我知道跟成员都认真起来了。member全都是那种“你做得到的话,我也做得到”的人,知念的存在对组合来说真的是个正面的刺激。知念是考虑到了这点,才会摆出一副“我,做到了哦”的脸。(笑)




——哈哈哈哈!


八乙女君,薮君,我跟他们有好几次意见不合。特别是薮君。也有因为意见不合而吵过架。但是第二天,他们会很自然地搭着我的肩膀,说“早啊,昨天,虽然我那样说了,但是我也明白你的心情。但是,你要明白我的考虑也是理由的哦。”在一些细节处有意见不合,但是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。只有从上面冷静地俯瞰JUMP的人存在,才能取得平衡。




——是啊。


看着不在意,让人误会的事情也有,伊野尾酱其实很重视JUMP。大概是1年半之前吧,我们讨论了以后的JUMP要怎么做,决定我们未来的大事。因为是很沉重的话题,结束后大家都绷着脸回到各自的房间。然后,伊野尾酱按了我房间的门…忽然对我低下了头,说“谢谢你,山田。像刚才那样的谈话,如果不是你提议的话根本做不到。因为有你在,JUMP才能以现在的形式活动。”对着后辈,能像那样直面说出这样的话,伊野尾酱真的很帅。真的是个很温暖的人呢。




——你很喜欢member呢。


嗯,非常喜欢(笑)。




【说实话,我讨厌你】


——我可以问问你跟中岛君的关系吗?


当然。




——你一直叫他“裕翔君”吧,从什么时候开始叫“裕翔”的呢?


也有叫yuti什么的(笑)。知念去年11月满20岁了,7全员成年。作为庆祝,4个人一起去吃饭了。在这里是第一次说,那个时候,跟裕翔还有点隔阂,所以我就说“今天就说出真实的想法吧”,“那么,我先来”。




——你说了什么?


说实在的,裕翔,我曾经讨厌过你”。知念跟圭人也发觉了,“你干嘛突然爆那么一句”。因为这发言太爆炸性了,两个人都笑了(笑)。




——中岛君怎么说?


“我知道,而且,我也曾经讨厌过你,但是,能把这种话说出口,我们都长大了呢”。“所以,(讨厌什么的),别再这样了”“好”。然后大家都说出了真话。“从今以后,不能只依赖BEST,我们也要靠自已的力量拉起JUMP”。从那之后,就会不时把裕翔叫到家里,或是两个人一起去吃饭。那段时间真的非常重要。




——太好了。


嗯,对我来说,member的存在是理所当然的,不能不在。以后,JUMP对我来说也是支柱,容身之处。今后大家会把精华都注入这个容器。




——JUMP今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呢?


总之,上、上、上。现在就看到目标了可不行。总之,全员目指向上。现在,真的是全员都在以同样的步幅前进。




——谈了许多,谢谢。最后,还有什么忘了说的吗?


简直说得太多了,没有了(笑)。但是,JUMP现在才是开始。大家终于踏出了第一步。以同样的步幅,朝着同一个梦想,全员一起踏出了步子。我也是,member也是,现在才是开始。所以,请把“请关注今后的JUMP”写在一边。

《知念侑李 万言书》

💗

Mori元🍓:

【将来的梦想就是进入杰尼斯。】


——小的时候是一个怎样的孩子?


嗯…完全不会怕生之类的孩子啊。




——这样啊。


小的时候,父母在办体操教室。比我大两岁的姐姐在哪里学体操。因为我还小不能一个人留在家里,经常在体育馆等着他们结束。那时候就一直跟(学员的)家长们说话,完全不怎么怕生的。




——自己没想过要做体操吗?


完全没想过呢。而且我从3岁就开始学舞蹈,慢慢地就被舞蹈所吸引了。




——开始跳舞的契机是?


记得不是很清楚了,但是应该是最初妈妈带我去学的。最开始完全跟不上节奏,跟大家的动作都完全相反,觉得挺难的。但是我坚持下来了。把本来做不到的事情做出来非常高兴。开始跳舞两年后对妈妈说“想再上多点课”。




——那么你是从几岁开始对杰尼斯感兴趣的?


几岁呢?最开始是姐姐和妈妈喜欢樱井翔,所以被她们影响了吧。我也从幼儿园的中间开始对他们感兴趣,将来的梦想是进入杰尼斯。正好岚出道了,我觉得他们很帅,经常唱他们的歌。 




——知念君喜欢大野君是出了名的呢。


小学一年级还是二年级的时候去了岚的演唱会。在那之前对于大野君的印象就是“真失礼啊”觉得很不好意思,但是看到他在舞台上跳舞的时候就觉得完全气场就不一样,很有力度的跳舞特别帅气。“我也想站在那样的舞台上,让看着的人大吃一惊”。




——那么,你是自发的接受了杰尼斯的海选吗?


是的,大概是小学三年级结束的时候递了履历书。妈妈也说“好的,你寄过去吧。”




——通过第一次审查的通知来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?


在升上四年级之后不久,在海选的开始前不久收到了回复。真的很开心啊。觉得就这么来了。




——海选怎么样呢?


因为住在静冈,跟妈妈一起坐新干线去了东京。真的特别紧张。现在开始自己的舞蹈就要被别人评价了。没有太去想会进了或者不进之类的,就想着“自己从3岁开始学跳舞,不想输给别的参加海选的人。”接受了海选。




——Jr.的海选之后就直接接受了《忍者服部君》的海选吗?


突然,爷爷跟我说“你试试看吧,去问妈妈说可不可以参加,我因为想跳舞才想进杰尼斯,电影什么的绝对不行的,对妈妈撒娇说“我们回去吧,我好困啊。回去吧。”但是妈妈跟我说如果去参加了的话就给你买游戏,我就决定参加了(笑)。 




——哈哈哈哈哈。


参加了电影的面试之后,感觉真是一石二鸟啊(笑),真是不可思议啊,如果没有参加电影的面试的话我可能就不在这了吧。




——电影的拍摄如何?


在拍电影的时候有一个半月都住在东京的酒店里。在making的采访里面说“很开心哦,完全不会觉得寂寞。”实际上特别寂寞啊。也有生过病了什么的,妈妈马上就奔过来了。我瞬间就放心了,真的给了我很大的支持。




【坐在旁边的薮君来敲我的膝盖】


——在那之后有Jr.的活动渐渐增多了的感觉吗?


因为还住在静冈,有时候只会有取材的时候才叫我过去。所以在前辈身后伴舞什么的基本上都没有做过。



——这样啊。


有时候被叫去取材的时候,因为又没有朋友在身边非常紧张,直到摄影师喊我的名字为止我都一直默默地坐在椅子上。被叫到的瞬间,腾地站起来,摄影完了之后又坐回去这样的。大家因为都习惯了所以都很开心地在交谈啊,或者是一边玩游戏一边等。




——会希望有别人来搭话吗?


因为反而会觉得紧张,所以希望别人不要来搭话(笑)。我还记得和薮君时不时会一起摄影取材。虽然没有说话,但是坐在旁边的薮君会来敲我的膝盖。我也会去敲薮的膝盖。他这么做让我也稍微地放松了一些。




——变成Jr.之后见过憧憬的大野君吗?


被叫去东京取材的时候,正巧松本君和我在同一个摄影棚。我去打招呼的时候说了我喜欢岚之后,他就问了我喜欢什么歌。我说我喜欢《とまどいながら》,他就说“真素雅啊”。我还说了我要去名古屋看他们的演唱会,他就邀请我去休息室玩。




——在休息室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大野君吗?


是的。大家都在化妆的时候。我在想“啊,这就是大野君本尊啊”的时候,樱井君就过来捏我的脸,对我特别好。但是可能因为太开心了,完全不记得和大野君说了些什么了(笑)。 




——哈哈哈哈哈。


在那之后,也去了Jr.的休息室。被问说你认识谁啊,完全不认识呢。妈妈在耳边告诉我说“是北山君。”现在想起来拿还真是北山君呢。藤谷君也在呢。




——在那个时候对出道是什么感觉呢?


在现场的时候,从舞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客席的风景真的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。我也想什么时候出道了,站在这条道路的那一侧。但是,那时候还是觉得现在用喜欢的舞蹈在前辈们的后面伴舞,什么时候也可以给岚伴舞,这种想法在那时候果然还是最强烈的。




【那个人好厉害啊,好想跟他一起跳舞】


——在静冈几乎没有Jr.的活动这件事你是怎么觉得的呢?


在Jr.的时候经常在电视上看到。裕翔啊,凉介啊,慢慢地走上了引人注目的位置在跳舞。就觉得“在跳着啊,真好啊!”果然,特别是最初在电视上看到凉介的时候“这个人好厉害啊,如果可以一起跳舞就好了。”




——搬家到东京市在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吧?


因为爸爸工作的原因,我们全家人一起搬来了东京,当时我我一直很想去东京,因为觉得只要去了东京就能参加很多Jr.的活动,所以得知要搬家时,觉得这真的是搬的很及时。说真的我的人生还真的是时机很好啊。




——实际上Jr.的活动增加了吗?


是的。来了之后马上Jr.就在武道馆有演唱会。被叫去彩排了。说着剩下的明天排。然后第二天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叫去站在了主要的位置上了。凉介啊裕翔啊伊野尾酱啊大贵啊都在。有种“诶?!”的感觉,大家们都是我在电视上看到过的人啊,真的很高兴啊。那时候真的是超级高兴的!




——想和山田君一起跳舞的愿望突然就实现了啊。


是啊。凉介,那个时候还是叫山酱的呢。我想和他关系变好,就开玩笑地叫他“蛋笨酱”,他就对我说“我会生气的哦!”但是还是叫了“蛋笨酱”,特别调皮呢(笑)。 




——但是不仅仅只有开心的事情也有辛苦的事情吧?


恩…怎么说呢。大家平时都在做的动作我不得不从零开始学起,真的是这样的呢。




——虽然从3岁开始学跳舞,但是果然还是很难吗?


我每周大概去学5次舞蹈,开始完全觉得是没问题的。但是,要记的动作的量和速度真的不是开玩笑的。Jr.们都是3~4个小时要记住1、2首歌的动作。最开始这种速度完全记不住。一直在学舞蹈,但是居然做不到真的特别不甘心。




——这种情况是怎么克服的呢?


彩排的自由时间凉介或者裕翔会来教我。大家的动作都是不一样的,所以会这首歌问这个人,那首歌问那个人,这样的感觉吧。




——真辛苦啊。


但是我一点都没有觉得辛苦呢。我特别喜欢舞蹈,一想到这是站在舞台上就觉得很开心。是站在了那个闪闪发亮的舞台上哦。




——最开始在舞台上是武道馆的演唱会吧,怎么样呢?


之前在排练室的时候在凉介他们面前,随兴地跳了段像芭蕾的旋转一样的动作。那时候舞蹈老师偶然看见了,就说“这个不错啊,在开场的时候稍微跳一下吧。”这么突然地迎来了舞蹈solo。真的就感觉“不是真的吧!”




——真的是很突然的大提拔啊。


我觉得在开场的时候我一个人出来再转圈就是Jr.们客人们都会觉得“这家伙是谁啊”。但是就算这样,我也站在了我憧憬的舞台上,真的是像做梦一样,感觉超级好! 




【看到集合在一起的成员们,瞬间就懂了】 


——2007年被选作了Hey!Say!7了是吧?


在做KAT-TUN的伴舞的时候,5个人突然就被叫出来了。爷爷在白板上用笔记体写了Hey!Say!7。说“YOU们,今天就是这个了”。就这样的感觉。最开始组团的时候特别开心。




——在那半年之后作为Hey!Say!JUMP出道了。


是的。最开始说是跟平时一样的取材,但是在集合的地方除了Hey!Say!7的成员之外,还有薮君、光君和伊野尾酱,就觉得挺奇怪的。但是马上就恍然大悟了,因为在排球大会之前就觉得是在Jr.之间有人要出道了吧。在那时候Ya-Ya-Yah,A.B.C-Z,KisMy-Ft2,J.J.Express都在,Hey!Say!7的话应该就算是后辈的感觉。如果是出道的话应该就是这4组中的一个吧。因为我来东京之后做Jr.开始跳舞之后才一年不到。但是,看到集合在一起的成员,马上就懂了。“应该是来了”觉得不会就是要出道了吧。




——预感中了呢。


成员中似乎有几个人听爷爷有提过这件事。反而是只有我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吧。什么情况都不知道,就特别紧张呢。(笑)




——没有想到的那么早的出道呢,有迷惘过吗?


根本没有迷惘的时间啊。在东京巨蛋举行出道演唱会,觉得“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地方啊”演唱会的内容也可能因为太紧张都基本上不记得了。只是跳着要求跳的动作,唱着让我们唱的歌就很费劲了。




——自己的梦想就这么一步步实现了啊。


是的。所以稍微有点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为岚做过伴舞啊。真的是好奢侈的感觉呢。




——确实是这样呢。


我没有放弃,在出道之后跟大野君说过“我想做你们的伴舞”,然后他就回我说“不行哦,知念君都出道了啊”。但是有机会的话想要一起做些什么呢。田口君和东山君也一起演过舞台呢。我也想我们俩有机会的话一起做那样的事呢。




【有意义的高中生活都是靠自己】


——出道之后有没有考虑过别的事情?


嗯,果然是在哪里做些什么呢。可能只是我自己的臆想,Jr.们看我们的视线都觉得很可怕,是有这样的感觉呢。成员们都应该是这样的吧。A.B.C-Z和Kis-My-Ft2在这之前都是我们的前辈,跨过一直都觉得很厉害的人出道了。他们也在我们后面跳过舞,真的觉得很抱歉。




——关系好的前辈是?


塚酱吧。塚酱不仅仅是后空翻什么的,还特别照顾我。我们经常一起回家,他还常常请我吃饭。我们出道之后也经常在路上接我,真的很开心。他心里应该也有想些其他的吧。




——出道的时候是初中二年级,在那之后和山田君还有中岛君一起进了堀越高中。


怎么说呢,不太想去高中呢(笑)。已经都出道了,所以我觉得还是专一于这条道路比较好。直到最后都在烦恼着,在快截止的时候才递交了申请书。




——决定去高中时为什么?


一个是事务所的人跟我说“也考虑一下饭们好吗?”我也想过了,关于跟我同年或者比我小的饭。我决定了一辈子都专一于这条道路。所以,就算去了高中也没什么意义。但是只是单纯觉得没意义,并不是从经验中得出的。如果有饭觉得“知念君也没去”。而决定不上高中的话,我会觉得很抱歉的。有意义的高中生活是由自己决定的,所以好好去好好享受,工作也要好好加油。




——原来这样。那么实际上高中生活怎么样呢?


非常开心呢。觉得去了真好(笑)。凉介中途跟我不同班了,但是裕翔是一直跟我一起的。




——比如说有什么回忆呢?


一直和裕翔在一起呢。自己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,但是两个人都非常认真呢。体育课的时候打排球就是“来了来了,说到打排球就是我们了!”这样的干劲十足。如果有想要耍赖的同学的话就会说“不行的哦你犯规,要好好遵守规则哇!”




——哈哈哈哈。


裕翔在一年级的时候去过一次3晚左右的学校活动,年级里面有一男一女被选成带头,他被老师指名了哦。真是很辛苦,在那时候都病倒了。但是真的觉得去了高中真好。现在和裕翔聊天的时候都会谈到高中时候的事情,真的很怀念啊。




——NYC boys之后,高二的时候开始,NYC也开始活动了吧?


同时在两个组合里这种事情是不会有的,真的很开心。NYC是三个人,也经常会出席一些音乐节目,聊天的次数也很多,因为会紧张嘛(笑)。有凉介在真的觉得太好了,JUMP的其他成员有多重要我也注意到了。但是,因为基本上活动都是在JUMP里,对于优马真的觉得很抱歉,也觉得他真的好厉害啊。




【有笑容,有泪水,这些都是一点一点靠自己得到的】


——当然有努力。但是听了这些觉得像灰姑娘的故事一样呢。


辛苦的事情什么的,我和别人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了。来到这一步真的80%都是靠运气。但是,我觉得大家都有几次不安或者苦恼或者逆境吧。JUMP的话和别的组合比起来真的是受到眷顾的了,时机和运气都算是好的了。所以这以后也有许多要越过的事情,也一直不会忘记还有挑战者的存在的。我相信我们的话一定能跨越种种困难的。




——原来如此。


我们出道的时候都不太习惯舞台上。和经验丰富的组合不同,我们总是很悬,就像走钢丝一样,走过了许多事情。和饭们一起跨越了各种事情来到现在。回头一看还真的哭了不少。 




——哭过?


出道两周年的巡演最后是在东京巨蛋。和出道的时候不同,这次是单独出演而且是全员满员。看着客席上挥动着满满的手灯,真的太美了忍不住就哭了。看到同样的景色的成员全员都哭了。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心中真的觉得不行了,真的都是一样的啊。组合间的羁绊在那时候又变强了。真的觉得饭的力量很强大啊。给了我们很大的力量。我们也有了笑容,有了元气,就算是一点点也好也想给大家力量才站在了台上。但是,当我们注意到了之后我们得到的力量更大。




——这样啊。


第二次的SUMMARY的时候大家也都哭了。第一次挑战空中飞人,凉介也走钢丝了。这应该是至今为止最困难的内容了。但是,在彩排的不太顺利。基本没有全部成功的时候。如果给观众看到这种的话真的很失礼,所以大家都很拼命。终于顺利地在初日的首次公演中迎来最后的歌的时候,大家都忍不住哭了。普通哭的都是最终日吧?但是我们是被“能否迎来首日”的不安都快要压到崩溃了。




——那一天是这样的心境啊。


确实我们出道很早很幸福。但是经验和表演之类的什么都没有就这么开始了。饭们都是笑着、哭着、这样一点一点靠自己得到的。




——有冈君在SUMMARY的彩排不顺利的时候说是知念的短信鼓励了他哦。
完全不记得了(笑)。但是,在不经意间能帮助到大贵很开心啊。




——反过来被成员们鼓励的事情有过吗?


很多啊。SUMMARY的空中飞人在练习的时间并不那么充裕。所以每次的练习都是很珍贵的。在做最后的难动作的时候,一看下面发现成员们都在集中注意力地,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都在看着我。就想着“大家都在看着我,所以我也要加油。”然后我才能成功地下来,成员们从远处走来的时候,大家都“Yeah!”地跟我击掌。真的我一直都在被大家鼓励着呢。




——跨越各种逆境除了有成员们之外如果还有别的理由的话,你觉得是什么呢?


还是要归结于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吧。 




【从今之后才是真正的JUMP】


——JUMP看起来一直以来走的都是一条华丽的道路,其实是坚实地一步步地成长过来的吧。


现在次啊是一步步地成长过来的。最近终于明白了爷爷一直以来跟我们说过的话的意思了。




——他对你们说什么了?


“YOU们,做你们想做的事情就好了。”从以前开始就一直被这么说。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至今为止一直做的都是自己想做的事情,会在某些时候迷惘“究竟能根据自己的主张做到什么程度。”现在对于爷爷的话从心里相信着。JUMP会变得更像JUMP。在演唱会的时候也是不交给别人而是靠自己决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自己也把自己想做的事情说出来,这样慢慢地改变。




——原来如此。


JUMP至今为止事务所的人说什么都是“恩,知道了”的类型。不过最近,我们变得能够说出自己的意见,提出自己想要做的事,有好好的和事务所沟通。从这种意义上,我觉得JUMP的风格日后会展露更多。




——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虽然简单但是很重要呢。


当然这个度是很难把握的。以前在演唱会的时候,事务所方面会有想要我们做的事情。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会考虑这件事情怎么样。在态度上就能明白吧。舞蹈师也说“也有这样的事情呢。为了你们自己。现在说过的你们努力去做就好了。”想做的事情,应该做的事情,能好好判断这些也就是从这1、2年开始的吧。终于也有能做我们想做的事情的时机到来了。所以现在虽然说是出道了6年,但是真正的JUMP还是从现在才开始的。成员之间也是把想说的东西积极地拿出来讨论,从现在开始才是真正的JUMP。  




【我们9个人,想看到谁都没有看到过的景色】


——那么至今为止成员之间有过很严重的吵架吗?


没有呢。说实在的吵不起来呢。在休息室,光夹在中间我和大贵在说的时候他会说“吵死了,你们俩是喇叭么?”然后两个人就会开始抱怨“只是说说话而已嘛。”(笑)。在工作上的事情有分歧的时候,会说“那个不对吧?”之类的,把意思传达到就好了。某种程度上,如果有吵架的预感的话,来救场的成员会是多数。吵架的话都会在吵大之前闭嘴。我也是这样的感觉。




——顺便问一下,有叛逆期吗?


嗯…没有呢。小学的低年级的时候吧。在午休的时候和班级同学跑到操场去玩,不是完全故意的,让同学摔倒受伤什么的。因为受伤不严重也就这么算了,但是老师也向父母打了报告。回家之后妈妈在哭,问我怎么能做这种事。这是第一次让妈妈哭了。那个时候真的觉得很抱歉,虽然不是故意的,但是让别人受伤,让别人伤心的事情从那以后就没在做过了。如果有要卷入麻烦的氛围的话,我会退一步,然后选择不参加这样的感觉吧。




——是因为不想伤害别人吗?


是的。但是现在的成员有意见不合吵架的话也觉得没关系。因为是看着同样的景色,不是其中几人,而是全部人都哭了的这样的伙伴啊。




——终于到最后的问题了,有想过如果当体操选手就好了这样的事情吗?


没有。




——那么有想过退出杰尼斯吗?


没有。我在想除了这个之外我还有什么。除了杰尼斯之外的生活方式,从来没有想过。




——那么,真的是最后的问题。想把Hey!Say!JUMP打造成怎样的组合?


什么样的组合啊,现在说不出来呢。因为现在并不是想成为谁或者某个团那样。想去到无论是谁,无论哪个团都没有到达的地方,让我们9个人和饭一起看谁也没看过的景色。Hey!Say!JUMP的话一定能看到那样的景色的。谁都没看过的景色。 

© Memories./Powered by LOFTER